熬過欖球事業的「七年之癢」

中大球員房傑鋒首戰香港大球場即達陣

4月7日是一連三天的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煞科日,來自各國的運動員揮灑汗水,觀眾熱血沸騰,在煙花絢爛的夜空下送別在香港大球場舉辦的最後一屆七欖盛事。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自1982年起在香港大球場上演,明年將移師啟德體育園。

當晚香港男子隊迎戰日本隊,在「Melrose銀劍賽」冠軍賽封王;勝利狂歡的隊伍中出現一抹熟悉、年輕的身影——他是現年27歲的華將房傑鋒,透過「學生運動員學習支援及入學計劃」入讀中大的二年級學生。今年七欖賽事是他欖球生涯裏首次主場達陣,也是他苦練七年後終於趕上大球場「尾班車」的一年。

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情有獨鍾

中學時期,房傑鋒在天水圍就讀第三組別(Band 3)學校,卻在那裏找到自己的目標。他中二時開始接觸欖球運動,當初是出於想與朋友一起玩的心態而加入球隊。「那時候體育老師組織欖球隊,我便抱着『試一下也無妨』的心態,與友人一同加入。中學時期我對讀書不感興趣,反而對欖球情有獨鍾,每天上學都在期待放學後的練波時間。」

房傑鋒小學時代曾嘗試跳遠,又玩過舞龍,最終決定以欖球為長遠發展目標。「欖球對我來説有着獨特的魅力。舞龍是一項容不下絲毫錯誤的運動,而欖球則未到最後一刻都不能斷定輸贏,即使一開始處於落後的形勢,也能有足夠的時間後來居上。」

苦候七年 脫穎而出

27歲的房傑鋒在今年七欖中首次主場兩度達陣,贏得全場喝彩。然而鮮有人知道球場上耀眼的身影背後,經歷了七年的漫長等待和自我質疑。

「這次成功趕上七欖的尾班車,對我來説像是發了一場美夢。」他説。「自2017成為全職運動員起,我一直未有機會踏足香港大球場。這次爭取七欖入場券也相當不容易,大概三十人爭奪十二、十三個正選席位,競爭也算激烈。」

房傑鋒坦言疫情三年沒有比賽機會,漫無目的地一味練習,有時也會質疑努力的意義。儘管去年未能入選亞運,他也堅持尋找突破,提升自己的能力。「我本身打的是翼鋒,後來嘗試改變位置打前鋒,讓教練覺得我具備能力和戰術勝任不同位置,爭取更多被看見的機會。」

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大球場上,房傑鋒兩度達陣,助力港隊取得勝利。他形容現場球迷反應熱烈,全場觀眾都為他們打氣,他笑説:「比如打球期間我們需要和隊友説話交流,球迷們的打氣聲甚至蓋過我們的聲音——真的十分誇張呢!得到他們的支持令我很開心,也更投入比賽。」談到達陣,他續道:「入球當下當然很興奮。一般運動員都會熱烈慶祝,但我實在太累、太緊張了,只顧專注比賽和休息。」

房傑鋒又形容今年是特別的一年:「想不到大球場上的最後一場七欖盛事,竟是我的第一年,因此覺得別具意義,感覺就像趕上尾班車一樣。」

「希望人們知道我是房傑鋒。」

這屆賽事是大球場改建前的最後探戈,也是名將姚錦成的告別戰。早在2017年,當時剛剛加入港隊的房傑鋒就被稱作姚錦成的接班人。

「那時候其實沒有太多機會嶄露頭角。直到今年終於有機會踏上大球場,我的心態反而是做好自己,把最好的表現帶給球迷。」他説。「我不會視『接班人』為目標,因為我就是我。我希望大家認識我的名字,看到我的進步,見證我的突破。」

在中大,房傑鋒是聯合書院的一份子,也是中大欖球隊成員。「中大欖球隊的隊友大部分因興趣而加入球隊,他們一般打法比較保守,循規蹈矩一點。外國運動員則不同。他們很有自己的想法,認為要嘗試突破才會有進步。」

談到目標,房傑鋒期望爭取入選五月在德國慕尼克舉辦的「世界七人欖球挑戰者系列賽」第三站賽事。長遠來説,登上奧運舞台是他的「終極目標」。他說:「至於學業,我希望自己能平衡訓練和學習兩方面。專注發展欖球事業之餘,也想學習新知識,擴闊視野。」

/Gillian Cheng
/San

分享文章:

你有想說的故事嗎?

《走進中大》園地公開,鼓勵大學各部門及成員投稿,分享有意義、富趣味的內容。

無論你是學生、教師還是職員,歡迎踴躍來稿

截稿日期詳看這裏

(來稿採用與否,《走進中大》擁有最終決定權,並有權刪改來稿及決定刊登時間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