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落花開自有時

中大人重建山城板球天堂

衛約翰對板球的深情,緣自童年深刻記憶。1992年世界盃板球賽,英格蘭一路凱旋,進入決賽,定在三月初秋的墨爾本與巴基斯坦一決高下。父母親不准衛約翰校鬧鐘看比賽,但好奇又興奮的八歲小男孩,不願錯過世紀之戰,凌晨就起床了。在倫敦近郊喬利伍德的家,父母一早舉辦派對,早上7時,朋友和鄰居接踵前來,一同觀賽,在歡呼與惋惜聲中,期盼國家隊捧盃一刻。

見證過板球魅力,比賽落幕,小男孩的板球熱情才剛剛開始。夏日的英格蘭,太陽十時許仍徘徊天際,課後艷陽下的長長時光,都有板球作伴。之後,他代表中學和村鎮出賽,直至2007年赴香港大學讀博士。風景轉換,情懷未變,在老牌英式大學,衛約翰加入了近百年歷史的板球會,繼續練習作賽。2012年畢業,他往中大就任統計學系講師,自此,在校園辦板球會,推廣板球文化成為心中志願。在中大,不少學生來自板球盛行的英聯邦國家,因着心愛的運動,衛約翰與他們認識彼此。於是,一眾香港客,在邊緣精進自己,連結同路人,在繁華又異常寂寞的蕞爾小島,建立心裏的天堂,同聲唱,未唱的歌。

(Jaya Ramesh Chaliki攝,香港板球總會提供)

存留紳士風度的優雅運動

1993年,中大於石崗軍營對戰斯里蘭卡人十一(Bob Jones及中大板球會提供)
啟德舊夢:昔日飛機降落啟德機場第十三號跑道,機師一見格仔山紅白格子,須馬上右轉四十七度,急彎降落,操作時間只有數秒鐘。天光道板球場離格仔山只有一步之遙

令人魂牽夢繫的故國風物,於殖民小島落地生花,板球的起落散聚,自此跟城市的命脈緊緊相連。離校園二十分鐘車程的石崗皇家空軍基地,是中大板球人的世外桃源。每個週末,在如茵綠草上望着黛藍遠山,打球觀球,輕微的歡呼在空氣中偶爾起落,日子如詩,恬淡真樸。但,幸福會有盡頭,隨着殖民時代終結,英軍撤走,無憂歲月,成為陳跡。1998年啟德機場關閉,天光道板球場上頭頂掠過的飛機,夢幻般來,亦如夢幻去。隨着骨幹成員退休,會員遞減,2004年,球會黯然解散。

時間推前至2017年,出乎意料,板球回來了——十二年後,由五國員生和校友組成的板球隊,跟港大瑜亮爭鋒。將中大重新帶到球場中央的,是衛約翰和志同道合的學生Deepen NebhwaniHarsh Jhujhunwala

念念不忘,必有迴響

「你怎樣跟這裏的板球愛好者相認?」筆者問。

「一個辦法是——透過星期五的校內電郵。」衛約翰淡然一笑。是英式幽默也是真相。

「實情是,靠這裏的學生,朋友搭朋友。學生如Deepen和Desidhu是將人們連在一起的關鍵。你在校園找來有興趣的人,從那裏開始鼓勵更多人加入。熱誠是關鍵詞——每個人不吝嗇多做一些,才能成事。」身為香港板球總會中大代表,本身也是總會場地董事,衛約翰聽着筆者對板球的疑惑,頻頻點頭,眼神理解。長年為心愛運動的普及奔走,日子磨鍊出來的,是謙卑和氣度:卑微自己,不求別人全然理解,同時,耐心解說,心底始終保留熱情。在人心播種,進程緩慢,但結出的,是堅實甘美的果實。

2018年的週六聯賽,衛約翰代表香港大學板球會對戰板球先鋒隊,比賽於天光道板球場舉行(Manson Wong攝)

花果長成,都有定時。繼2017年兩大破冰對壘,一年後,中大首支學生板球隊成立,參與大學聯賽。那年秋天,Desidhu自斯里蘭卡來到山城。父親是球迷,跟其他國民一樣,自小看板球賽的他,迷上世界頂尖守門和擊球員庫馬爾.桑加卡拉,進而投入運動,中學時代表學校出賽,擔任隊長。

「我知道板球在香港並不盛行,在中大可能更沒一席之地。但板球是我的運動,所以剛來時我便告訴朋友和學長,我很喜歡板球,想參加活動和比賽。就這樣,我認識了約翰博士,也加入了板球人的WhatsApp群組,互通消息。」Desidhu說。

正名的迂迴之路

在中大,他結識了Deepen和其他板球同好,很快便由校園球網訓練,轉到球場比賽。對板球的熱情與日俱增,這位新鮮人想的,已是如何令板球在中大普及的嚴肅問題。最直接的辦法,是申請加入學生會,成為屬會,讓學生知道板球在中大,佔一席位。

於是,2019年初,他聯絡學生事務處轄下的國際學生聯會,請託他們在與學生會的定期會面中,提出成立板球會的事宜。但除了起初收到的幾份文件,入會一事始終膠着。就在一籌莫展的時候,事情在意想不到的地方,出現曙光。在中大第一年完結,Desidhu跟學習輔導主任會面,說起對板球的熱愛。她聽後,提出詳細建議,指引他們在校內推廣板球的可行方案。

體育部是他們接觸的部門之一,討論和請教,帶來重大突破:上學期逢星期五晚,他們獲借嶺南足球場練習簡易板球。現時,約有三十名成員的板球隊申請成為學生事務處屬下學生團體。

於去年11月舉行的聯校六人板球聯賽,Desidhu(前)擔任中大隊長(Jaya Ramesh Chaliki攝,香港板球總會提供)

「學生事務處的職員辦事精幹,他們一步步指引我們怎樣做,一切會進展順利。」衛約翰說。在港大讀書時組織過學生板球會的他,現時協助撰寫憲章和申請文件。

「板球要長足發展,必須要有妥善制度,成為認可團體,才能預訂場地,獲得撥款,周年大會和幹事可確保事情處理得當,漸上軌道。」他說。

大學體育中心地下長年掛着的,是不同校隊的合照,排球、乒乓球,欖球等,年輕男女穿着閃亮隊服,威風凜凜。衛約翰希望,有一天,那裏的芸芸合照中,也有板球。更多女性和本地人參與,是這資深板球人單純卻宏大的願望,而他,並不孤獨。

文/Amy Li
攝/Matthew Wu

分享文章: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Share on telegram
Share on email

你有想說的故事嗎?

《走進中大》園地公開,鼓勵大學各部門及成員投稿,分享有意義、富趣味的內容。

無論你是學生、教師還是職員,歡迎踴躍來稿

截稿日期詳看這裏

(來稿採用與否,《走進中大》擁有最終決定權,並有權刪改來稿及決定刊登時間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