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落花开自有时

中大人重建山城板球天堂

卫约翰对板球的深情,缘自童年深刻记忆。 1992年世界杯板球赛,英格兰一路凯旋,进入决赛,定在三月初秋的墨尔本与巴基斯坦一决高下。父母亲不准卫约翰校闹钟看比赛,但好奇又兴奋的八岁小男孩,不愿错过世纪之战,凌晨就起床了。在伦敦近郊乔利伍德的家,父母一早举办派对,早上7时,朋友和邻居接踵前来,一同观赛,在欢呼与惋惜声中,期盼国家队捧杯一刻。

见证过板球魅力,比赛落幕,小男孩的板球热情才刚刚开始。夏日的英格兰,太阳十时许仍徘徊天际,课后艳阳下的长长时光,都有板球作伴。之后,他代表中学和村镇出赛,直至2007年赴香港大学读博士。风景转换,情怀未变,在老牌英式大学,卫约翰加入了近百年历史的板球会,继续练习作赛。 2012年毕业,他往中大就任统计学系讲师,自此,在校园办板球会,推广板球文化成为心中志愿。在中大,不少学生来自板球盛行的英联邦国家,因着心爱的运动,卫约翰与他们认识彼此。于是,一众香港客,在边缘精进自己,连结同路人,在繁华又异常寂寞的蕞尔小岛,建立心里的天堂,同声唱,未唱的歌。

(Jaya Ramesh Chaliki摄,香港板球总会提供)
1993年,中大于石岗军营对战斯里兰卡人十一(Bob Jones及中大板球会提供)
啟德舊夢:昔日飛機降落啟德機場第十三號跑道,機師一見格仔山紅白格子,須馬上右轉四十七度,急彎降落,操作時間只有數秒鐘。天光道板球場離格仔山只有一步之遙

令人魂牵梦系的故国风物,于殖民小岛落地生花,板球的起落散聚,自此跟城市的命脉紧紧相连。离校园二十分钟车程的石岗皇家空军基地,是中大板球人的世外桃源。每个周末,在如茵绿草上望着黛蓝远山,打球观球,轻微的欢呼在空气中偶尔起落,日子如诗,恬淡真朴。但,幸福会有尽头,随着殖民时代终结,英军撤走,无忧岁月,成为陈迹。 1998年启德机场关闭,天光道板球场上头顶掠过的飞机,梦幻般来,亦如梦幻去。随着骨干成员退休,会员递减,2004年,球会黯然解散。

时间推前至2017年,出乎意料,板球回来了——十二年后,由五国员生和校友组成的板球队,跟港大瑜亮争锋。将中大重新带到球场中央的,是卫约翰和志同道合的学生Deepen NebhwaniHarsh Jhujhunwala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

「你怎样跟这里的板球爱好者相认?」笔者问。

「一个办法是——透过星期五的校内电邮。」卫约翰淡然一笑。是英式幽默也是真相。

「实情是,靠这里的学生,朋友搭朋友。学生如Deepen和Desidhu是将人们连在一起的关键。你在校园找来有兴趣的人,从那里开始鼓励更多人加入。热诚是关键词——每个人不吝啬多做一些,才能成事。」身为香港板球总会中大代表,本身也是总会场地董事,卫约翰听着笔者对板球的疑惑,频频点头,眼神理解。长年为心爱运动的普及奔走,日子磨炼出来的,是谦卑和气度:卑微自己,不求别人全然理解,同时,耐心解说,心底始终保留热情。在人心播种,进程缓慢,但结出的,是坚实甘美的果实。

于去年11月举行的联校六人板球联赛,Desidhu(前)担任中大队长(Jaya Ramesh Chaliki摄,香港板球总会提供)

花果长成,都有定时。继2017年两大破冰对垒,一年后,中大首支学生板球队成立,参与大学联赛。那年秋天,Desidhu自斯里兰卡来到山城。父亲是球迷,跟其他国民一样,自小看板球赛的他,迷上世界顶尖守门和击球员库马尔.桑加卡拉,进而投入运动,中学时代表学校出赛,担任队长。

「我知道板球在香港并不盛行,在中大可能更没一席之地。但板球是我的运动,所以刚来时我便告诉朋友和学长,我很喜欢板球,想参加活动和比赛。就这样,我认识了约翰博士,也加入了板球人的WhatsApp群组,互通消息。」Desidhu说。

正名的迂回之路

在中大,他结识了Deepen和其他板球同好,很快便由校园球网训练,转到球场比赛。对板球的热情与日俱增,这位新鲜人想的,已是如何令板球在中大普及的严肃问题。最直接的办法,是申请加入学生会,成为属会,让学生知道板球在中大,占一席位。

于是,2019年初,他联络学生事务处辖下的国际学生联会,请托他们在与学生会的定期会面中,提出成立板球会的事宜。但除了起初收到的几份文件,入会一事始终胶着。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,事情在意想不到的地方,出现曙光。在中大第一年完结,Desidhu跟学习辅导主任会面,说起对板球的热爱。她听后,提出详细建议,指引他们在校内推广板球的可行方案。

体育部是他们接触的部门之一,讨论和请教,带来重大突破:上学期逢星期五晚,他们获借岭南足球场练习简易板球。现时,约有三十名成员的板球队申请成为学生事务处属下学生团体。

于去年11月举行的联校六人板球联赛,Desidhu(前)担任中大队长(Jaya Ramesh Chaliki摄,香港板球总会提供)

「学生事务处的职员办事精干,他们一步步指引我们怎样做,一切会进展顺利。」卫约翰说。在港大读书时组织过学生板球会的他,现时协助撰写宪章和申请文件。

「板球要长足发展,必须要有妥善制度,成为认可团体,才能预订场地,获得拨款,周年大会和干事可确保事情处理得当,渐上轨道。」他说。

大学体育中心地下长年挂着的,是不同校队的合照,排球、乒乓球,榄球等,年轻男女穿着闪亮队服,威风凛凛。卫约翰希望,有一天,那里的芸芸合照中,也有板球。更多女性和本地人参与,是这资深板球人单纯却宏大的愿望,而他,并不孤独。

文/Amy Li
攝/Matthew Wu

分享文章: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Share on telegram
Share on email

你有想说的故事吗?

《走进中大》园地公开,鼓励大学各部门及成员投稿,分享有意义、富趣味的内容。

无论你是学生、教师还是职员, 欢迎踊跃来稿!

截稿日期详看这里

(来稿采用与否,《走进中大》拥有最终决定权,并有权删改来稿及决定刊登时间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