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

杏林拓荒者

陈家亮笑看得失成败

在2022年度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中,中大医学位列全球第二十九及亚洲第二,而护理学更登上全球第十六及亚洲第一,两者均居全港第一。医学院院长陈家亮教授倍感鼓舞,他说:「这反映我们的科研水平、教学质素及临床治疗在国际社会广受认同。」

跻身医学全球排名前三十位的大学中,只有两间来自亚洲:成立百年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,以及创院四十年的中大医学院。 「是次排名让外界知道,即使香港只是弹丸之地,医疗专业教育却十分卓越。」

陈院长出身基层,凭借坚毅的意志在公开试考获佳绩,却报考当年成立仅两年的中大医学院。他认为是性格使然——别人爱走康庄大道,他却习惯取幽深小径。 「当年我出席中大开放日,发现医学院不少教授来自海外著名学府,到底是什么吸引他们来中大开荒呢?我相信原因在于中大赋予较大的自由度和发挥空间。如果我选择历史悠久的医学院,反而没有机会突围而出。」

在未知领域另辟蹊径

拓荒之路困难重重,却也成为追求卓越的动力。陈院长考入中大医学院时,教学楼尚未建成,本应建成的威尔斯亲王医院因工程延误亦未启用,学院几经努力,找到联合医院供医学生实习,当时联合医院规模不大,只有三个货柜箱充当医学生的临时工作间。辛苦完成实习,又要面对考取专业资格的难关。

当年学院未有毕业生,中大医科生要加倍努力去获得社会认同,「我们已输在起跑线,要保持亮眼表现才可以改变别人的成见,不能让人有借口否认我们的专业资格。就算跌倒也不怕,我输得起。」陈院长坚毅的精神,犹如他喜欢的电影《洛奇》一句名言:「人生最重要的不是你出拳有多重,而是你能挨多重的拳后仍能站起来。」

陈院长刻苦学习,考得外科第一名,俗称「外科金牌」。那时成绩最好的学生都选择从事外科,他却选最弱势的肠胃肝脏专科。 「我喜欢思考,内科更容许我有反躬自省的空间。当时肠胃肝脏科系主任离开了,沈祖尧教授刚回流香港,独力支撑学系。我在学生时代已认识沉教授,十分欣赏他的魄力和眼光,如果能够一起共事,相信会擦出火花。」他负笈加拿大深造后一直在威院工作,后来应沉教授之邀请,重返母校教书和研究。

他和沈教授努力耕耘肠胃科,甚至自资研究经费,成功募集在一万名沙田及大埔区居民进行第一期大肠癌筛查计划。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,团队成功在血液、粪便、DNA及细菌中发现癌细胞标志物,在大肠出血前预先诊断大肠癌及肠内瘜肉,及早医治。学院的肠胃及肝脏科于2021年「最佳大学学科排名」荣登亚洲第一,陈院长亦成首位获颁「美国肠胃科医学院国际领袖大奖」的华人。

共建中大医学院文化

陈院长幼时看电视,总觉得医生是社会精英、仁心仁术,故希望长大后做医生,受人尊重。 「我孩童年代的医生是高高在上的,不容挑战。少时生病,母亲背我去轮街症,排队几小时,但看医生只有几十秒,而且那个医生是板着脸,不屑看病人一眼。」这令他下定决心,要做个真心关顾病人感受的良医。

入读医学院后,他遇到很多良师益友,见过有老师为了教学和科研废寝忘餐,也见过有老师就算有腰伤要拄拐杖,也坚持去医院诊症,亲自跟进病人情况。他深受启发,想成为独树一帜的医生,兼顾行医、育才与科研。

「如果把知识和经验授予学生,将裨益更多病人,医学理念亦能传承下去。科研亦很重要,是推动医学发展的重要一环。」他热心教学,曾连续五年荣获「年度教师奖」。医学教育是师徒制,彼此生命互相影响。 「我们带学生巡房,让他们观摩教授如何问诊、与病人互动,过程会启发他们思考将来行医的态度。我身为人师,亦会提醒自己时刻注意言行举止,以身作则。」

2013年,他擢升为医学院院长,是创院以来首位校友担此职位。面试时,他向遴选委员会道出两大目标:取录最好的学生、跻身全球五十大。当时有人取笑他妙想天开,但他认为只要有梦想和理念,又能找到志同道合者一同寻梦的话,梦想可以成真。 「多年来我不断说服人认同我的目标,今年有如此佳绩,是教职员、校友和学生历年来前赴后继,一点一滴累积而来。」

(左起)吴兆文教授、胡志远教授、陈家亮教授、吴国伟教授及黄秀娟教授

中大医学院重视关怀社群,在潜移默化中让学生学会为病人设想,兼具同理心和医学专业知识,令本地医学教育更多元,对香港医疗体系影响深远。 「我们要把学生栽培成为医术最优秀、医德最好的医护人员。将来要分辨谁是我们的毕业生,就其专业表现和价值观便知端倪。当我们广受社会认同,有潜质的学生自然会选择报读中大医学院。」

追求卓越 继往开来

陈院长感激多位前任院长高瞻远瞩,推动医学院各个阶段的发展。当中,外科教授钟尚志锐意革新课程,建立国际网络,将医学科研和教学与世界接轨。陈院长亦形容恩师沉教授「仿似阳光」,燃起他对科研和教学的热忱;他自己则矢志带领医学院在创科及育才方面更上层楼。

中大医学院耕耘四十载,令医学和护理学成为中大以至亚洲的顶尖学科,医学院将继往开来,致力提供优质又多元的教育,培育具创新思维、以病人为先的医护人员,同时专注创新科研,扩阔国际网络,包括大湾区内合作,提升医学创科水平,为人类福祉寻求突破。

陈院长并没因满身的光环而志得意满,故步自封,他说:「成功往往是『成功』的敌人,不要把着眼点放在现有的成就,必须要忘记已得到的荣誉,不断向前看,才会有进步。」

他常常提醒自己:我尚未成功,因为我还未输得够。他解释说:「考入医学院的学生往往在学业上习惯了『赢』,加上医者对人命健康不容有失,给自己很大压力,难以接受『输』。但我们是人,人总会犯错,唯有勇于接受不足,不怕跌倒,本着热诚勇猛精进,才可承受箇中压力并乐在其中。」

文/Jenny Lau

承蒙中大医学院提供图片,谨此致谢。

分享文章: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Share on telegram
Share on emai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