孜孜追求健康公平的Michael Marmot

榮譽理學博士

Michael Marmot教授是世界知名流行病學家,對公共衞生有很多真知灼見。但他最近接受《走進中大》訪問期間,卻勸誡年輕人:「別聽我的建議。」

這句話出自世界知名的Marmot教授,不少人可能感到詫異。中大在第91屆大會(頒授學位典禮)上授予Marmot教授榮譽理學博士學位,他在大會上發表致謝辭,期間鼓勵各初出茅廬的畢業生要堅持不懈。他訪問期間解釋說:「我不介意向政府進言,但我不太敢向年輕人提意見。一旦他們聽進去,之後出了甚麼岔子,我就要負上很大責任!」

Marmot教授在畢業典禮上代表各榮譽博士發表致謝辭

但一談到社會上的健康不公平,Marmot教授馬上直抒己見。上世紀七十年代,他率領的研究團隊發表標誌性的《白廳研究》(Whitehall Study),後來更進行第二期研究。兩份報告研究英國公務員系統的員工架構、工作環境和員工健康,指出工作情況、生活習慣和健康風險之間的關係。研究報告發現,初級公務員壽命往往比高層短。

《白廳研究》對公共衞生和政策的思考,帶來天翻地覆的改變。研究發現健康與預期壽命,和社會地位存在直接關係,而Marmot教授研究越深入,越覺得需要設法應對「居民健康狀況的不平等」。他認為健康不公平造成的社會不公正「大規模殺人」,而這問題不只影響他的出生地英國,也影響全世界。

Marmot教授在2015年出版的著作《致命的不平等》 (The Health Gap) 中為「健康不公平」作出定義,這個概念源於他在悉尼皇家阿弗萊德王子醫院的精神科實習的日子。年輕的他,想到一條簡單問題:「為甚麼醫生看完病人後,又把他們送回致病的環境呢? 」

他在訪問中闡述:「我們發現很多人發病源於預防不足。如果我們多加注意周圍環境,應該可以預防大部份疾病。」這個概念看似簡單,提出以後卻無人問津,皆因戴卓爾治下的英國政府對健康不公平議題不感興趣。因此,他只能把它當作基礎研究,就這樣研究了二十載;直到九十年代末期,工黨政府上台,他才有機會把畢生研究成果應用於社會。如今,他不只受各國政府青睞,世界衞生組織也在2008年委託他撰寫題為《一個世代內縮窄健康差距》(Closing the Gap in a Generation)的報告,闡述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。

鶴立雞群的城市

Marmot教授周遊列國,研究各地公共衞生問題,香港的健康情況也挑起了他的興趣。香港人居住環境狹窄,工時長,教育制度又給人很大壓力,健康情況理應未如理想。但他認為,這個城市卻與健康公平的整體趨勢背道而馳。「香港的情況非常有趣:即使社會和經濟存在很多不平等,市民的預期壽命仍然是世界最長。」他很想為以下問題找出答案:「你們究竟做對了甚麼?」

Marmot教授身兼英國倫敦大學學院健康公平學院院長,自然被這個問題吸引。在香港,絕對匱乏 (absolute deprivation) 和相對匱乏 (relative deprivation) 只是一線之差,前者是指一個社會完全缺乏資源;後者則是指部分人欠缺資源,因而不能參與正常社會生活。Marmot教授從這一點着手,他深信這顯示本港健康公平的整體狀況非常獨特,值得深究。2019年,他造訪香港,開始和中大學者研究合作。翌年,中大成立健康公平研究所,希望檢視香港的健康公平情況,並制訂社會和經濟方案,糾正社會上健康不公。

「段崇智教授邀請我來到中大,然後我們就談起來了……他坦言被我的話打動。」中大稍後透過「校長傑出客席教授計劃」,邀請他出任客席教授。

Marmot教授與段崇智校長11月11日在第二屆亞洲醫療健康高峰論壇對話

疫情肆虐,港府遲遲未放鬆防疫措施,青少年精神健康會否因此惡化,令人關注。Marmot教授說:「學校固然是學習的地方,但是你也要交朋結友。如果這些正常社交活動斷絕了,可能會損害精神健康。」Marmot教授認為,這種情況不容易解決,也不能單靠藥物處理:「我一直深信,關注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的同時,一定要關注精神健康問題。」他表示,要明白香港健康不公平的挑戰,首先要明白本港市民感受的壓力和精神問題。

關關難過關關過

多年來,Marmot教授關關難過關關過,取得今天的成就,並非倖致。他在典禮上分享,曾有同事對此感好奇,問他為何仍然能堅持不懈。對此,他引用《猶太聖傳·先賢篇》(Ethics of the Fathers),告訴畢業生,是使命感迫使他繼續向前。「你沒有完成任務的責任,但你也不能退縮不幹。」他接受訪問時解釋說:「我不知道一旦這個問題解決了,結果會怎樣,但我感受到身負重任。」「路漫漫其修遠兮」,他一直在探索健康公平的路途上「上下而求索」,一路上的進展激勵着他。「如果我覺得我們的研究一事無成,那我早就放棄了。」

Marmot教授11月25日在中大發表演講,題為"Social Justice and Health Equity"(香港中文大學健康公平研究所提供)

Marmot教授不願向年輕人發出忠告,那他有沒有一點智慧可以分享給中大學生?他在學術界度過大半生,深知大學傳授的知識何其重要,但他也不忘指出大學生活不止於學術成就。認為大學讓大家學習怎樣應對生活,特別是學習如何同情人、憐憫人、善待人,這一切教曉學生如何「作出貢獻,建設更美好的社會。」

這就是他堅持的秘訣:他不僅感到自己身負重任,也深深同情和憐憫普羅大眾。為他撰寫的讚辭提到,Marmot教授讓「不同社會階層的民眾,過着更好的康健生活。」這就是他向前邁進的動力。11月底,他將到柬埔寨出席另一場世衞峰會;其後繼續周遊列國,繼續向各國政府進言,希望為世界上更多人帶來健康公平。「我本來就不太喜歡遊手好閒,到了現在,我還在一步一步往前走。」他輕輕一笑,然後繼續說:「你知道嗎,這對我有如生命的決心和意志。」

文/Chamois Chui
圖/Keith Hiro

分享文章: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Share on linkedin
Share on telegram
Share on email

你有想說的故事嗎?

《走進中大》園地公開,鼓勵大學各部門及成員投稿,分享有意義、富趣味的內容。

無論你是學生、教師還是職員,歡迎踴躍來稿

截稿日期詳看這裏

(來稿採用與否,《走進中大》擁有最終決定權,並有權刪改來稿及決定刊登時間。)